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今天大王也有好好地激励队友[HQ][兔赤]

前面的话:

背景是U19集训,时间大概是一年后

把昨天发的梗写了出来,虽然本来只想发个梗的因为大王还是有点让人捉摸不透的啊(笑)大概是因为今天有点时间而且有点心累所以想自产自销点粮?(笑)

CP兔赤,我不拥有他们,他们拥有彼此


今天大王也有好好地激励队友


1.

及川彻大概不知道自己被一个小不点在背后叫大王。

但是如果他知道了,估计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合适。坐在王座上摆弄眼前棋盘的王者这个设定其实还挺符合他的形象。

毕竟抖S毒舌恶趣味这些和大王这个设定也没什么必然的冲突。

哪怕论天分他不是最出色的,多年前就开始培养的这种观察棋盘、操纵棋盘的能力,也会让他无愧于大王这个称号。

于是我们的大王毫不意外地被选进了U19青年队开始集训。


2.

队友们很厉害,但是磨合起来让大王很心累。

累不是因为牛岛,毕竟及川大王也有着让对方入眼的技术水平。牛岛对能入他法眼的人也是就事论事有一说一,两人的配合倒是很快顺畅了起来。

麻烦的是那个东京本地的,论发型长相都神似猫头鹰的家伙。

这个是真麻烦。


第一天开始训练的时候及川问他喜欢什么样的托球,对方咕噜咕噜地转着猫头鹰般的大圆眼睛说喜欢高一点儿的。结果真的配合起来......

"这个球也太高了点吧!"

好吧,那再低一点儿......

"还是太高了吧!"

那行,再低......

"太高了太高了!"

还高?"拜托,你不是说喜欢高一点儿的吗?"

"啊,我明明喜欢低一点儿的。"


第二回合。

"啊呀这个太低了!"

哦,那再高点儿。

"还是太低了吧!"

哦......

"我好像还是喜欢高一点儿的!"

你是白痴吗?


第三回合。

及川确信自己托出了完美的,教科书般的不高不低的球。

"这球感觉也太奇怪了!"

及川彻,卒。

休息的时候及川松开叼在嘴里的运动饮料,一边指着那个还在给自己加练扣杀成功了就会发出蜜汁heyheyhey声音的大型猫头鹰,一边努力地不要让嘴角下坠得太厉害转头问旁边的人这货真的是传说中的全国前五吗......

不幸的是,是的。


3。

及川没有泄气。顺着说话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的做法,有这简直不算经验的经验,身为大王为什么会气馁?

第二天在给人形猫头鹰托球之前,及川直接走向前去,直勾勾地盯着那双圆鼓鼓的眼睛,努力用意念让周身散发出紫黑色的气体,一板一眼地,压低声线......

"即便顶着全国前五的头衔进了集训,这样的头衔在这里也是毫无用处吧?就是有着全国前五的实力也不一定能上首发,要是除了头衔什么都没有的话......"

及川简直想加个低沉版的嘿嘿嘿作结束语。

"喂喂喂你说这种话真的很烦啊!"

然后还没有念出来就被中气十足的吼声打断了。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昨天这双猫头鹰眼显得更明亮些。

人形猫头鹰不再对及川大王的托球挑这挑那了,不过接起托球后扣杀的水平......传说中的全国前五使用必杀技也只是这个水平吗...不对,昨天看他加练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


不过从目前看来,最佳的选择还是不要改变策略。

第三天的时候及川选择稍微控制下蜜汁气压的强度。

"哟,全国第五,也让我见识一下吧。"不过在练习赛给人形猫头鹰托球的时候,及川还是很会见缝插针地来了这么一句。

然后不出所料地,扣球没过网。

及川还在酝酿气压,转身却发现猫头鹰圆鼓鼓的眼睛变成了豆豆眼。

"赤苇,不要再给我托球了!"

啥?

等等,刚才那个是个人名?


豆豆眼猫头鹰被教练扔出去以后训练一切照常。上午训练结束的时候及川并不意外地在一个小角落找到了试图缩在那里的巨型猫头鹰。

"我说你啊,一直没法跟我配合,压根就不是我的问题吧?"

"......"

"压根就是因为给你托球的是我而不是一个特定的人吧!"

然后猫头鹰就跑,跑了。


4。

那天下午猫头鹰没有来训练,似乎也没人说什么。等他回来后及川也什么都没有问。

不过很快及川就可以和那个叫木兔的猫头鹰良好配合了。

及川觉得大概猫头鹰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上帝关了扇门就会开扇窗,身为一个单细胞真的拥有在天才云集的集训队都出类拔萃的直觉。遇到强敌就激动的那股劲儿对于大赛来说也是再合适不过。性格其它方面的问题什么的,及川觉得自己似乎也能调节一二。

"看来又是很好地激发了队友才能呐。"大王心想着,舔了下上嘴唇。

当然,在理解队友行为更深一层次的内在逻辑的那一刻,就像柯南中闪电划过黑色背景的那一瞬间,及川觉得自己的整个大脑都要当机了。

卧槽这怎么可能想得到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然,这是后话。


5。

"哟,逮到你了!"

赤苇京治望着眼前语调轻快地跟自己身边前辈打招呼的家伙。

他用0.5秒的时间反应过来这就是自家前辈口中那个"场上可帅但是生活中并不想和他一起呆太久"的队友,连0.5秒都不用他就明白能让单细胞前辈对实力表达佩服,且顺畅使用带有逻辑和转折的句子来表达复杂情绪的,一定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他甚至觉得自己不用想那么多,面前人看自己的眼神,简直说明了一切。

这也太,意味深长了吧。


--END--


--再短的正文也要有番外--


某一天枭谷学院门外的一个角落。

......

"赤苇你倒是说话啊?"

"木兔前辈,请不要对训练过于任性,哪怕是全国前五这样的头衔,在集训队里也怕是不足为外人道吧。"

"喂喂喂赤苇你能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啊?"

"木兔前辈,"赤苇扯了扯制服的领带,"那个问题的话可以,因为我也是。"

木兔觉得自己简直能凭借一腔热血直接从东京这头的枭谷跑回东京那头的集训中心。

"...木兔前辈?"

"哈?"

"请不要毫无预兆地拽着我疯跑。"

幸亏木兔及时松开了赤苇的制服袖子,要不然在路人看来就会变成社会青年骚扰在校生的惊悚图景。

不过他确实是坐车来的枭谷,也选择了坐车回去。


--番外END--


评论 ( 12 )
热度 ( 178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