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兔赤][黑研][微灰夜久]三个月不见的好友居然变成了HOMO?

标题和老黑视角来自kuruma太太的图

原图请戳http://krutch.lofter.com/post/1d1a3f68_82196ae(这是一个来自小透明的传送门)

一个有关爱与发现的故事(大误)


三个月不见的好友居然变成了HOMO?


1

我,黑尾铁朗,音驹曾经的血液。

之所以说曾经,是因为就在这个夏天我毕业了。

我的大学不在东京,也不是当时提供录取机会的大学中排球实力最强的那个。不过那个学校的计算机专业确实优秀,这样等研磨毕业之后也就没什么理由不来这了吧。

那时血液就可以再次传输氧气给大脑了。

当然,这不是今天的重点。


半个小时之前,木兔光太郎,枭谷那个聒噪的前主将给我打了个电话,接起来之后对方却迟迟没有声音,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对面十分犹豫地说还是传信息给我为好。

很明显,我的这位球友、前对手兼酒肉朋友今天十分不对劲。


Amazing Owl:

我好像变成了HOMO......


我觉得脑内有根神经绷断了。

虽然是老朋友不过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他,作为毕业生之前我们都忙于毕业升学选择大学球队。我当然知道他的行为基本上永远都是没法预测的,但三个月未见就扔给我这么个消息,我不免赞叹一下自己的承受力。


我还是掏出电话拨通了木兔的号码。

"见面说。"


2.

半个小时之后我见到了丢盔卸甲的猫头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确信他用了和往常一样用量的发胶,不过头发仿佛跟木兔整个人一样想要耷拉下来。

我把他拉到附近一处没什么人的公园找了一副长椅准备听故事。


故事倒也不复杂,前几天枭谷毕业典礼当晚排球部的人组织聚餐,聚餐完木兔觉得不尽兴于是回家后决定把赤苇叫到他家偷偷喝几杯。赤苇显然不会赞同这种事情,不过他也没有推下木兔递来的杯子。而猫头鹰则乐呵呵地将家里的清酒红酒啤酒都招呼了出来。

赤苇的酒量相当一般,木兔虽然能喝但是各种酒类叠加在一块醉起来也相当容易。

结果接下来就是第二天早上两人带着阵阵头痛从硬梆梆的地板上爬了起来。


"所以呢?"

"我...我好像亲了他......"

"你们俩都喝醉了这是意外和HOMO不一样吧?"

"我...我好像还想亲他..."

Boom.


"你们没干别的吧?"

"我不记得了...赤苇醉的也很厉害一副什么都不记得的样子...该不会我们真做什么了吧"

"你个童贞先不说你们穿着衣服呢要是真做了什么第二天他动都动不了了吧!"

"啊?"

哦我好像说得太多了。


"算了这就是个意外你别多想了。"

"可是我...还想亲他。所以...我是不是HOMO啊"

我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只气息微弱受了惊吓的猫头鹰。

"好吧,这事儿我帮你。"

鄙人一向待人热忱。


3.

绝对血液:

你知道同性恋、异性恋还有双性恋这些词汇什么意思吧。


Amazing Owl:

这个我当然知道


绝对血液:

不过美国性学家金赛表明性取向并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在量表两端是绝对的同性恋和异性恋以外,更多的是部分同性取向和部分异性取向混合的状态。


绝对血液:

何况你这还是个醉酒意外,所以亲了赤苇也不一定代表你喜欢男的。


绝对血液:

比如你平时也关注一些你觉得可爱的女孩子吧?


Amazing Owl:

以前有过,不过后来满脑子都是排球还真没怎么关注女孩子。


绝对血液:

那小电影你总是看的吧。


Amazing Owl:

啊对。


绝对血液:

那你不一定是HOMO啊,要是HOMO看的主题也就不一样了吧。何况除了赤苇以外你也没想亲过别的同性吧。


Amazing Owl:

但我也没什么想亲的女孩子啊!


你是脑子里除了排球什么都没有连相关数据都不够量表测算的啊。


4.

Amazing Owl:

沃靠你传给我的文件是什么!


绝对血液:

不是要帮你认识取向么。


绝对血液:

这种片子你不喜欢看的吧那不就证明你不是HOMO只是一时意外罢了。


Amazing Owl:

黑尾你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绝对血液:

当时研磨帮我破解资源的时候附带的一个资源包,我没看过。


我至今不理解为什么这两种资源会被捆绑起来。


Amazing Owl:

沃靠盗版没问题么!


绝对血液:

研磨那样优秀的黑客,没问题的。


我可是磨了他半天才让他把手里的游戏机放下来。


Amazing Owl:

[图片].jpg


Amazing Owl:

但是这个人好好看!


绝对血液:

眼睛有点像赤苇啊...


绝对血液:

所以你是对赤苇有多执着!


Amazing Owl:

所以万一不是意外呢......


我真不知道这到底算什么。


5.

来来回反复拉锯战几天未果之后我还是忍不住把木兔叫出来顺带吃个饭。我突然觉得,如果他意识到自己对赤苇并非迷恋的话,那他大概也不会为取向烦恼了吧。


"喂木兔,我说同性恋双性恋异性恋什么的都有个恋对吧?"

"是啊。"

"那你周围交往的人都是什么样子的?你想过对赤苇或者其他同性那么做么?"

"我想想...排球部里...雀田一手按着木叶一手按着白福的头不让他们抢吃的?"

"不是这种...你们这都是什么日常?"

"那黑尾你周围呢?"

"回旋踢?哦不,当我什么都没说......"

我只想烧了那对现充。


"你别想了,你看起来很像一个耿直的异性恋。"

"...我还是想亲赤苇。"

"你看起来也不太像个HOMO..."

"......"

"那就是双性恋?"

"好像我最近没有特别想亲的女孩子......"

在周围那些可以听到我们对话的位子逐渐填满人时之前点的各种酒也被端了上来,我庆幸酒精能够暂时封住木兔的话头,一边感叹这家店的酒类产品真是花样繁多。

而我偏偏忘了木兔虽然能喝,但是不能喝杂酒,结果一旦点单还喜欢换着种类地点。


比平时还要小孩子脾气+max的木兔掏出手机嚷嚷着让赤苇过来接他,不等对方回应或者挂电话他就一头栽在桌子上,差点戳到一个酒瓶。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喝醉了的猫头鹰手里拿过电话,对赤苇报出了我们的方位。

虽然赤苇出场便摆出一种一脸嫌弃但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样子,我还是提出来帮他把木兔运回去。两个人架着他的同时我看着赤苇驾轻就熟地找到他家地址,从地毯里掏出备用钥匙,开门后带着我径直把他放在卧室的床上。


6.

"黑尾前辈最近是不是在和木兔前辈讨论什么事情?"走出公寓楼后赤苇问我。

"嗯?怎么这么说?"

"感觉最近木兔前辈就是不算场内也要开启低落模式了,而且看起来这几天他还挺频繁地联系前辈你。"

也许给一个微妙一点的答案比较好,不过面对木兔事件的主角我突然很想笑。

"啊...学术问题啦,就讨论下金赛啊弗洛伊德啊什么的。赤苇你要不要一起研究研究?"

"哦,性取向么。"赤苇转过身来看着我,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木兔能如此放心地把本该属于自己的那份脑子长在面前人身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别人上课才能明白,比如我就知道自己不是异性恋。"

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得了的内容,落下一句"我失礼了"便匆匆告辞。我也不忍心告诉他其实我们顺路,就站在那里等他走出我的视野。


也许我一开始就被带跑了重点。


7.

绝对血液:

我觉得我没必要再给你开课了。


绝对血液:

相比于性取向这种标签,更重要的是那个自己喜欢的人吧。


绝对血液:

哪怕最终这份心意不会被传达,或者传达了却不被接受,最重要的还是自己为这份心意所做出的努力。


就像在握住对方的手的那一刻,去努力感觉那一侧血液的跳动。

最后这句话我最终还是没有发出去,毕竟那个单细胞不可能理解我的文采。


几天以后赤苇万年不遇地给我发了条信息十分简洁地表达了感谢,包括感谢事由在内只字未提。

我觉得木兔根本没有必要纠结于同性恋双性恋还是异性恋了,这家伙的取向分明就叫赤苇京治吧。


8.

大概是在外地上学的缘故我和我那大概变成HOMO的老朋友过了三个月才再见面。嗯,和他的性取向对象。

我们这次换了一家店,也没有点任何酒精类饮料。猫头鹰聒噪如常,在说着"我的队友们只能让自己的女朋友在看台观战而我曾经"的时候被枭谷现主将用眼刀打断,在说出那不得了的下半句之前。

我似乎观察到他在不到0.5秒之内就对眼刀还是手刀做出了选择。


"啊,黑尾,你还没女朋友?"

结果猫头鹰的炮火马上对准了我。

"因为联谊很没劲啊。"

"高中的时候黑尾前辈好像也没不怎么和女生交往,难道除了学业和排球就没有别的了吗?"

"要陪研磨打游戏。"

"现在也不需要总陪着孤爪吧?"

"但是联谊就是很没劲啊!要是研磨知道了也会说我没劲吧!"

枭谷现主将的观察力和吐槽功夫我都不是没有见识过,真是不希望看到他对准自己。

"啊呀呀,这么关注研磨,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

这个死猫头鹰!

"黑尾前辈处理自己的问题时也还是仔细分析一下比较好。"


以一敌二,完败。

不过,好像我这次是真的有麻烦了。

-FIN-


-私设和吐槽开始-

老黑大学念的是生物,因为喜欢人体解剖而医学院难进又不好念。

老黑脑内:研磨 排球 人体解剖(次序不明)

木兔是个受宠爱的独子,直到近年来父母才由于工作调动经常不在家,所以周末有时候他会拉来赤苇打游戏,或者让赤苇看着他打

赤苇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木叶X女经理的设想是因为觉得木叶很适合御姐,而那位不太能吃的女经理其实挺有御姐气质

灰夜久处于"全世界都知道他们俩在交往就他俩不知道"这种互相吃死但浑然不觉的状态

木兔在纠结期一旦误拨赤苇电话就会以打错了自己其实找的是老黑来搪塞过去

赤苇通讯软件上的名称就是赤苇京治

据说日本合法饮酒年龄是20岁但是未成年大学生基本上就不管了?算是打了个bug的擦边球大概因为脱下制服的老黑木兔确实不像高中生嘿嘿嘿

其实想表达的是虽然性取向对于一个人的身份认同十分重要,但是在每一段恋爱中最重要的还是对方这个人。写CP的时候BL,BG和GL都只是一种形式,而形式之间没有优劣之分。

还有有没有人觉得这俩可像APH里面的丁诺?

总之欢迎扔评论


评论 ( 20 )
热度 ( 291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