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黑研]停电

黑研三十题之A9


停电


阿黑很烦躁。

孤爪甚至不需要抬头观察黑尾的表情就可以毫无压力地得出结论。

春高结束后对三年级生来说升学便成了头等大事。黑尾的头脑不错,毋须质疑。黑尾的抗压能力也很不错,音驹队长面对任何状况时的沉稳表现都毋须质疑。

但还是不一样。

不会像球场有夜久可靠的一传,有孤爪默契的二传,有王牌关键时刻果断的发挥,有着血液与大脑的维系。

当面对考卷,出路指导,报考指南等等,总而言之那个名为"前途",看似触不可及但却实实在在横亘在面前的庞然大物时,每个人都只是孤身一人。


孤爪的脚步跟着黑尾停在公寓门口。

"今天是要来吗,研磨?我手里的功课还有很多。"

孤爪没有抬头,在黑尾拧开家门的时候,一声不响地跟了进去。


直到晚上十点黑尾还把自己固定在书桌前,努力让自己不仅从动作上还有心理上都彻底埋进书本中。

在这几个小时之内孤爪也一直把自己固定在黑尾的床上,插上耳机的PSP固定在孤爪的手上,不大的房间明亮而异常安静,偶尔只有笔尖划过纸面的声音。

面前的怪物要出招了。



不是游戏中的音效。


陡然陷入黑暗中的孤爪甚至不确定停电的那一瞬间是否真的有声音,即便他自己确信那听起来是如此的真切。房间的所有平面仿佛被纯黑的幕布遮盖得严严实实,一时几乎让他透不过气来。

简直无处可逃。

尽管常识是房间在窗外自然光的照射下是应该能显示出物品的大致轮廓的,而他的瞳孔在收缩到扩张所需的仅仅是几秒的时间。

意识中的下一个画面便是PSP上的白光,怪物出招了,很显然地。

日间模式下的光线直射入眼,让孤爪的瞳孔无所适从。在夜间瞬时被过于强烈的白光照射时,人会短暂地失去视觉。

白既是黑,皆为囚牢。

Game Over.


"停电了。"

先于言语的是黑尾铁朗跨出书桌径直坐到自己的床上,一手随意地揉了揉孤爪有些毛躁的头发。

"应该又是超负荷了。"黑尾又补充了一句。

孤爪注意到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嘲笑自己Game Over.


电力超负荷会导致停电。

没人会说出来的是人也一样。


孤爪从很小的时候就得到了"有灵气"的评价,他也知道如此评价是得于长相而不是因为自己的感知。买苹果派的时候笑盈盈的大姐姐其实早就不耐烦地等着下班,母亲其实不高兴父亲把PSP当礼物送给他,父亲下班后得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和老板斗智斗勇的模式中解脱出来。他能感受到。

也包括他人对自己的看法。祖父夸赞他看起来有灵气是因为不满他长得不够阳刚,父亲买游戏机是因为工作过于疲惫没有太多心力陪他,隔壁街区有几个孩子觉得他是个怪人所以他从来都绕路走不去见他们。

拥有这种能力的人似乎特别适合从事谈判或者诈欺。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出厂设置的偏差,与此同时,孤爪却没有相应的处理系统。

而他分明能清清楚楚地感知到。

太多的知觉情感,对自己的、与自己无关的,都是电力系统的负荷。

如何反馈这些收到的信息?

他不知道。

为了避免系统过载导致短路,那就停止接收好了。

让自己变得不显眼,接收的信号总能少一些,回复的必要也就少了些,负荷也就小了些。


在某一天黑发翘成鸡冠的男孩"啪"地推开孤爪的房间门。

孤爪研磨至今不明白的是从小便具有孩子王气质的用户黑尾铁朗为何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发出系统邀请。

他同时懒的研究的是为何用户孤爪研磨没有一而再再而三地点击"拒绝"这个选项。

甚至包括那个血液的口号。孤爪曾经觉得其羞耻程度足够让系统直接短路起火,但真说出来以后,虽有腹诽,反而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音驹也不再被称作没落的强豪。


临睡前放下PSP时,孤爪无端冒出的最后一个清醒的念头却是相比于翔阳和那个一脸凶相的乌野二传,他和阿黑从某种程度来说才更加符合猫又教练的评价。

鬼与铁棒。


孤爪再度睁眼时窗外还是一片夜色,他的注意力被与季节不符的闷热感和腰部所承载的重量所吸引。

借着窗外的夜景灯光,他看到那是只手臂的形状。

孤爪闭上眼,选择性地无视这种闷热感,等待着再度光临的睡意。


焦虑不安的考生迎来了难得安稳的睡眠。


-FIN-


欢迎评论,一直觉得黑研很难把握呢


评论 ( 15 )
热度 ( 52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