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我们,无斗志之人[友情向][月山][缘下]

月岛眼中的缘下与山口

纯友情向


我们,无斗志之人


1

刚入部的时候我有点介意一个二年级的学长。不是那个乍一看长相骇人的秃头白痴和尚脸,加入排球部之后我很快对这类包括学长和同级生在内的热血白痴习以为常,虽然后来我知道大哥在和他姐姐约会的时候内心是拒绝的。

是那个看起来性格温和的缘下学长。

刚入部没多久的时候我就不幸沦为他执导的哈利波特版部活宣传片的主角,那套从话剧社借来的黑袍子简直蠢爆了,不过我也以此要来点部活的经费,让山口多给我买了几块草莓蛋糕。

让我介意的其实不是这个。

大概入部不到一个月的某一天训练中场休息,我照例找到CD机和耳机试图从部活三傻的噪音中抽离出来,一只拎着运动饮料的手臂挡住了我的视线。

不是清水学姐,是属于男性的手臂。

"记得补充点电解质。"

是缘下学长。

"不用了,谢谢学长。"

"不要总是这么没精神嘛。"

"并没有,谢谢学长关心。"

他似乎有点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向球场另一边走去,在球场另一边山口小心翼翼地听着大地学长和菅原学长商讨训练计划,山口离两位学长其实有一点距离,但是我能看出来他在听。

缘下学长向山口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递给了他运动饮料。

中场休息的时候本应像往常一样的,那两个吵吵嚷嚷的同级生完全会无视中场休息完成一次又一次配合练习,和尚脸学长会自动安装上目标名为清水学姐的雷达,大地学长和菅学长会凑在一起商量球队的规划,山口有时候会坐在我旁边但我们并不会真的聊什么,或者他会去围观那两个特别吵的同级生的加练。而我坐在长凳上听我的CD。

而不是听一个看起来温和无害的学长说一些意味深长的话。

我有点介意。


2

山口比我更喜欢排球,至少我是这么感觉的。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对排球这么执着,印象中他一开始接触排球只是我们认识之后,有一天大哥送我去排球俱乐部时顺便问他愿不愿意一起去,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那天部活结束后他说不一起走时我其实知道他要去找嶋田先生,他想做什么我至少能猜出个大概。他不想多说,而我也不想多问。我对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上小学的时候大哥就有点担心我是不是对山口太冷淡。

太多的事情在我看来只是巧合造成的普通事件而已。曾经我以为我和山口一样对排球很执着,后来我觉得它只是课外活动的一种而已,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感受到顿悟带来的清醒。我只是恰巧长得比较高所以会一入部直接上首发,功课好也只是因为恰巧生得一副好头脑可以有条理地应对那些枯燥的课业。升学的时候大哥曾经试探着问我要不要多补习几次去考白鸟泽,我是觉得太麻烦了完全没有必要就选择了大哥的母校乌野。如果以后真的恰巧考到了东大,那也只是头脑恰巧生得太好,没什么特别的而已。

我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一定像是炫耀,不过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就是这样,不能怪我。

我一直能感受到山口的想法和情绪,但这不代表我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做。所以我也一直不会多问。

他找过嶋田先生之后我们对此也只字未提。训练的时候我们说话的机会其实也不多,用首发阵容练习的时候我偶尔用余光会看到同级生中唯一一名不是首发的山口在和那个缘下学长在说些什么,不过我没有理由去问谈话内容。


3

部活在我看来其实并没有发生太多激动人心的事情,哪怕那个笨蛋组合的奇怪快攻总是能提升整个排球部的士气,在我看来也只是那两个笨蛋之间化学反应产生的必然。IH预选赛我们输给了青城,赛后在家庭餐馆吃饭的时候我看到除了我之外没几个人没哭。毕竟是输给一个磨合得天衣无缝还风格相克的球队,这不是什么意外事件。

山口作为Pinch Server上场只是调节了下场内气氛。赛后我是应该安慰下他的,但我没能找出更好的方式,也就什么都没说。


后来就是去东京合宿的时候被山口骂了。

骂得还挺有道理的。

虽然这不代表我完全赞成他的看法。


4

缘下学长在打和久谷南那场难得地正赛上场,虽然也是因为大地学长受伤退场的缘故。对方那个小个子主将利用拦网出界把我们拖到了第三局。也是第三局中段以后缘下学长开始接到了拦网后飞出去的球。

山口上场后勉勉强强地发了个擦网过界的跳飘,在所有人都让他"再来一个"的时候他没有让球再飘起来。

打完和久谷南之后我知道山口去找了乌养教练,那不是什么我能插手的场合,我也只能什么都不说。乌养教练果然对山口生气了,不过我看见缘下学长拦住了他。

赛后我在体育馆某个走廊听到缘下学长在菅学长夸他第三局中段战术安排时笑着说"那个球我要是接不到的话那我还有什么上场的意义啊",菅学长似乎有点惊讶不过只是笑着给出一些常用的夸奖话语。

我只是觉得缘下学长还是幸运的。他接到了那球。实际上更有可能的不过是在吼出"接不到这球有什么意义以后"失去那一球而已。球落地的时候可能都不是近在咫尺,而是在我们怎么伸手都够不到的远处。

就像大哥加入乌野排球部后会有多少次怀疑自己"如果不能上场那自己还有什么意义",不论是部活还是加练都那么努力的练习只为争取那么一个机会证明。

可是结果呢?

缘下学长,你真是太幸运了。


5

山口的跳飘球终于成功了。部里其他人都激动得刹不住车,我确实没有特别激动,不仅仅因为知道他这五个月来一直在加练,更大程度上因为我一直知道他可以做到。这不是那种恰巧就能发生的事件,也不是说所有的努力都会有意义,我只是一直相信这会发生,相信山口可以做到而已。

山口和我不一样。我只是恰巧长得高入部就能打首发,只是恰巧头脑好可以应付功课和球场战术。他没有这些,但是他也一直试图证明自己的意义。在每次询问"发不出这一球我在球场的意义是什么"却失球之后,他只是把球捡起来再来一次。哪怕他曾经在最需要证明这种意义的时候没让球过网,或者是无法承受再次证明所带来的压力而没有发出那一球。

不管看起来好看不好看,他都把落下的球捡了起来。

此刻我能说出的任何夸赞都带有居高临下的意味,而我有什么资格在那种位置上说他。


青城战后山口算是彻底在排球部站稳了脚跟。我知道他是为了证明自己在部里的价值才选择练习跳飘球。这是个很有风险的举动,不仅因为跳飘球的技术难度和所需的训练量。发球本身就是孤独的,成败就在球出去的一瞬间,其他人无法参与,也更难看出每一个看似没什么改进的球背后的心血。

至少对他来说,最难熬的部分算是过去了。

我一直不清楚山口为什么喜欢排球,其实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从来都是为了喜欢所付出的决心与行动。


6

春高其实也没有太多激动人心的。乌野排球部犹如主角光环加持般两场爆冷击败强豪冲进全国。我不认为我们赢在运气上,不过两场都能将我们最佳水平打出来本身就是一种幸运,虽然队友是那样一群热血白痴的话也没什么意外的。

打完白鸟泽之后我又被山口骂了,不得不说这次他骂得还是挺有道理的。


大概是三年级学长退部仪式前一周,放学后我在教室门口见到了缘下学长。他看起来是在等我大概因为有事要说。我没有多问,只是跟山口说了句我还有事就跟着他走到一个没什么人的角落。

"三年级学长们下周就要退部了。"

他来找我显然不是为了这个。

"新队长人选其实教练和学长们早就确定好了,嗯其实就是我。"他说完这句话笑了笑,对于这件事部里包括那个笨蛋组合都不会感到意外的吧,在对阵和久谷南之前我就想过他其实会是个不错的队长。

"所以你对副队这个位置感不感兴趣呢?"

他似乎又冲我笑了笑,我一直认为刚一入部我就对他有点介意不是没有理由的。

"虽然定下次期队长人选以后大家对副队都没怎么考虑,不过更多人其实还是倾向于让田中学长担任不是吗?"

不过我一想到自己可能随时都会和那个热血学长缔结姻亲关系内心还是拒绝的。

"田中那边我完全可以搞定。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也算是为再下一年做准备。"

"虽然看起来事情很多,不过菅前辈说习惯了其实也好。放心,不会耽误你考东大的。"

我当然知道让二年生担任副队长是什么意思。

我大概并不会在拒绝三年级的时候接下队长这个头衔,毕竟我也不想到时候看到排球部因为队长和副队联手打飞教头假发后被当作非法组织直接取缔。

到时候副队长肯定会是山口。虽然我都能想到他说着什么不够强等理由摇头试图拒绝我的样子。他会一直是我们最重要的Pinch Server,我很想告诉他能不能在所有位置里最不缺副攻的乌野打上首发并不重要。影山一入部菅学长就让出了正选二传手的位置,但是哪天菅学长不在场边那些热血白痴的魂能丢一半。

觉得自己实力不够首发,觉得自己没有那对怪人引人注目什么的,这些根本不重要。

我并不知道我会不会现在就接下副队长这个位子,我也不确定三年级时我会成为一名好的队长。我唯一确定的就是在我成为队长时,我身边会有一名非常优秀的副队长。


-FIN-


因为三次元事项状态低沉以产出来自我勉励

虽然非常不舍得各校三年生们毕业不过也非常期待次期队长们,抛开缘导属性缘下真是乌野父母性格的综合体啊,二口和矢巾看起来是一个类型的但是给我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有点介意音驹的新队长人选 

欢迎评论!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