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乌武]无题

感谢田中先生带来的精彩演出。

1

那个男人第一次来拜访的时候乌养系心只是漫不经心地翻着少年漫画。

"所以,乌养先生,拜托您了!"

乌养系心抬起头。

来人个头不高,圆脸,五官看起来有些呆板,带着一副和善而恳切的表情,从西装到眼镜大多人(包括乌养自己)都会嫌弃太过土气,皮鞋看得出已经有些破旧了,但主人仍然尽最大努力把它们擦得锃亮。不知道是不是太过紧张的缘故,他的语调和发梢都稍稍有些颤抖。

乌养系心将嘴里的烟头顺手按进漫画旁边的烟灰缸。

"..."

"是武田。"

"武田先生,我能感受到你的一片热心,不过请允许我拒绝。"

"..."

扑通

"乌养先生,难道您不想重新创造属于乌野高中排球部的荣耀吗?"

"武田先生,有些事还是只留在青春期就好了。请起来吧,我的态度恐怕不会就此改变的。"

"我还会过来拜访您的。我也不知道能怎样才能改变您的态度,"

"但是我至少非常会下跪。"

乌养系心突然后悔刚才过早地掐灭了自己的烟。


武田先生后来每一次来拜访的时候乌养系心都会确保自己重新点起一根烟。

武田先生非常擅长下跪。

乌养系心怀疑要是武田先生早出生个几十年,作为一名武士道忠实的信徒采取的方式恐怕就是切腹而不是下跪了。

乌养系心甚至怀疑那样的武田先生能切腹多少次。


2

最后乌养系心同意任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自己并不是为了延续热血青春。没说出来的是至少自己的青春,更具体地说在排球部的岁月不是那么值得怀念的。

排球部这群小乌鸦要是知道自己的曾经的位置是二传手的话估计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话说回来乌养看起来确实不像,虽然自己的爷爷是有名的教练,不过他自己的天分不算高,技术显然算不上精湛,性格还颇为急躁,更谈不上什么战略头脑。

在板凳上一坐就是三年。

如果说唯一值得纪念的回忆恐怕还是作为正二传手的后辈因为伤病不得不休息而带给他的出场机会了吧。那场比赛的其他细节他记不住了,表现得大概不算好,好像输了球。而这唯一值得回忆的片段,恐怕也是苦涩多于喜悦。就像其他青春期的少年一样,心思细腻,徒生烦恼。

乌养系心望着场边的菅原,当灰发少年主动提出换掉自己时,乌养完全没有想起曾经的自己。

大概因为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份坚定。


在音驹高中排球部离开宫城前一天乌养系心不得不出席招待猫又教练的酒局。猫又教练的酒量让他真诚地对武田先生表达感激之情。武田先生为了邀请对方进行练习赛,酒不知道喝过了几轮。

居酒屋关门的时候猫又教练已初露醉态,武田先生没什么反应,而连站都站不稳的反而是乌养系心。武田先生向对方致意告别,一边将这个明显大自己一号的商店老板架在自己身上。

"没想到......你酒量真好啊......"乌养嘴里咕哝着。

"还好,还好。"虽然是醉话,武田先生倒是十分认真地回应着。

"你......下跪......更厉害。"

"联系练习赛的话,不拼酒,就只能是下跪了。"

第二天清醒过来的乌养系心隐约记得武田先生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他开始怀疑哪怕没有和音驹高中的练习赛,他终究会回到乌野高中排球部当教练。

当然醒来之后还是被自家老妈以"一个教练喝醉了让那么文弱的老师把你背回来太不男人"为由好好教训了一顿。


3

即使少年们挥洒青春,创造奇迹,然后呢?

然后走下球场,成为普普通通的社会人,去大城市打拼的每日为生计劳碌,留在家乡的话在小商店里翻着少年漫画。除了形成反差,青春的热血能带来什么?

明知结果如此还如此热血的武田先生又有着怎样的青春呢?


武田先生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有着热血青春回忆的人。大略并不擅长任何运动项目,也没有加入其他社团。大概人缘也不算好,这种有点呆板的个性加上有点土气的外表大概很容易被那些不良寻开心。成绩算得上中等偏上但不算突出,但悟性不好,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维持住偏差值。最喜欢的课程大概是国文,可能也有国文老师待他最为亲切的缘故。

于是大学毫不意外地选报了国文系,在不好不坏的大学里成绩不出意料地不上不下,毕业后留在县内的中学教书。在同事中会得到"他是个好人"这样的评价但不会有什么更深入的交流,身边人称赞他做事认真拼命的时候可能也会暗中笑他呆板不知变通。和邻居大概也不会有太多来往,不过对方会给出"很有礼貌很和善"这样的评价。武田先生大概不是本地人,在本地结交的朋友也不算多,即便高中毕业后就来到宫城县,言行举止总是像个外乡人。

可能在大学的某个时刻曾经做过有关文学的梦想,可能是做一名诗人,或者后现代小说家。乌养系心一向对国文很头痛,具体的流派当然是说不出来的。武田先生也许曾经写过诗,或者小说,或许给为数不多的好友看过,或者鼓起勇气展示给自己的国文教授,得到的评价总是让人灰心。

或许他还曾经给暗恋的女孩子写过诗,或许就被直接忽略掉了,希望没有被女孩子公开出来。


4

乌野高中排球部时隔五年重新闯进了全国大赛。

看赛事回放的时候乌养系心甚至被自己吃了一惊,在合适的时刻暂停、换人、技战术调整,他的表现都可以打高分。虽然球员时期自己没有什么亮点,但作为教练,自己多少继承了自家爷爷的才能。可能有些能力需要时间才能体现出来。

他甚至怀疑武田先生因为了解他拥有这样的才能,而不仅仅是自己继承了乌养这个姓氏才这样锲而不舍地邀请他。不过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根据武田先生对排球的悟性他怕是没有这种慧眼识人的能力,只能说他对乌养系心的教练水平有种不可思议的信念吧。


春高来临前的那个二月,乌养系心和武田先生难得地一起喝了酒。

武田先生话明显地多了起来,大概是放松下来的缘故,甚至讲了讲他过去的经历,讲完又不好意思地冲乌养笑笑,大概是讲这些无甚波澜的陈年往事给对方添麻烦了。

武田先生的大学确实是在宫城,毕业后就来了乌野高中。以前从来没接触过排球,以及其他运动社团。他是北海道出身,大概也解释了他每次回老家前后都会穿着件厚的有些不合时宜的外套。

武田并没有谈论任何有关文学理想的内容,乌养也没有再问。

"那老师怎么总是这么拼命?"

这句无数次想要问出来的话脱口而出的前一刻,乌养系心下意识地摸出了一根烟。

最后也没有说出口。


身边出现了不少显而易见的变化。

没落的豪强终于重新证明了自己。

自己的到来让球员的心理状态、技术水平都变了不少。

不过武田先生总是一如既往地一往直前。

就好像一切的意义都是在行动的过程中创造出来的一样。

那接下来呢?

让面前这位戴着土气眼镜的老师不再需要那么努力地下跪而努力吧。

-FIN-


评论
热度 ( 20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