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濑见白]直到后来

大学三年生白布

不是HE

意味不明的短打


白布只是单纯地讨厌聚会。

参加聚会的都是一同制霸宫城的部活同伴们,他定是不会讨厌他们的。或者说他第二天就要回到东京,来参加聚会也不可能是出于讨厌。他坐在一个看起来不太受注意的角落,旁边不出意料地坐着川西。这次来的都是白布二年生时期的排球部成员,不像三年级成为副主将后需要同主将川西一同照顾一群吵吵闹闹的后辈们。

当然不是说,这次就没有吵吵闹闹的人。

五色在把超越牛岛前辈的豪言壮语重复了七遍后大平只好夺下他的酒杯,顺便联络他的家人免得他醉得太厉害没法训练。当年的添川副主将抬着醉得不省人事山形前辈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川西赶忙上前帮忙。聚会的中心牛岛前辈因为需要规律作息已经早早离席,超级王牌现在也不负众望地国家队的正式成员,能在难得的休假期间回到宫城参加聚会已实属难得。


大概是要散场了。或者说,在这些前辈们退部的那一刻,所谓不散的筵席已经结束了。当年维系最强荣光的少年们,除了五色与牛岛前辈,大家几乎都走出了球场,在成为一名普通人的道路上前进着。

"好久不见了,白布,今晚都没机会和你说上话。"

说是几乎都走出了球场,是因为还有现在这位坐在川西原本的位置上,名为濑见英太的前辈。

"前辈好。"还是毫无感情的棒读。

这次天童前辈不在场,没人再拿濑见的窘相打趣,不过对方还是一如即往地干笑了一下。每次回应这位前辈的时候他都习惯这种毫无感情的棒读,也不能说与前辈相处得不好,而是一旦面对这位前辈,他总是觉得,不要有什么直截了当的感性表达总是比较好。

但面前这位脾气好得过了头的前辈总是有点棘手的存在。或许因为他脾气太好了吧,总是想摆出一副模范前辈的样子,但是所有后辈都知道他其实一点都没有架子相反还有点好欺负;部里所有人都知道天童对他实施的恶作剧和"濑见见"这种甜腻的称呼他只是口头抗议然后一笑了之;作为二传他也能给五色等后辈非常中肯的建议,而对同为二传的自己,他所说的最多的却是"给若利好好托球"还有那句"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自己入部半年后,便从濑见英太手中,夺下了正二传手的位置。

他是胜利者,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知道论技术自己还是稍逊前辈一筹,但是他能给他们的王牌托出更好的球。哪怕自身实力不及对方,不过只要是自己能使白鸟泽的王牌更加强大,自己以强者之姿改朝换代就是没问题的。

他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去东京上大学后白布只在大学的排球部训练了半年就退部了。原因并不复杂,部里没有人能像牛岛一样那样扣球了,这个队伍不够强。升入同一所大学的川西听说他退部后面无表情地问他你是不是太无情了,不过以两人的交情彼此都明白这种问题说出来已然多余。一年后川西也退了部,大概是觉得长期来看当上班族比去打V联赛更有前途些。两人因为截然不同的原因退了部,彼此都不细究对方的具体动机,因为学系不同的缘故两人也甚少碰面。对于奖学金常客白布来说,离开排球场也有更多种成为最强的方式。

只是从部活群组中偶然得知濑见前辈大学去了九州。成为大学排球部的正二传手加主将,那也是后来的事了。

"前辈的球队联赛准备的怎么样了?"

"队伍发挥出最好的水平就好了。"面前的前辈又笑了笑。白布知道他不是在故作谦虚,濑见所在的学校虽说小有名气,但球队在联赛中的表现实在一般。

"前辈以后要成为职业运动员吗?"白布问完就知道,他只是想说些什么,答案两人都知道。

"那前辈打算去V联赛吗?"白布突然意识到,今天算是他主动说话次数最多的一次了。

"不会吧,大概会去念研究所。"

"那准备考试了吗?"

"一点都没有"。面前人的发尾十分应景地晃了晃,他应该又笑了笑。

"前辈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

"我先走了,明天一早的火车回东京。"

就像往常一样,他不想让自己与前辈的对话进行下去。

"白布你真是,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这么快就走。不过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可爱啊。"

"前辈,你好像喝多了。"

"还真是不可爱啊。"



"要好好给若利托球。"

前辈你没有资格对我说这些吧。

不对,

前辈这句话明明有一半是说给你自己听的吧。

白布在火车上猛然睁开眼。

如果说白鸟泽学园最终因为他的信条而选择了他,只能说明他与濑见英太人生轨迹相交于白鸟泽学园,对他来说是种很好的运气。

只是种很好很好的运气。


当白布意识到那个老好人一般的前辈其实与他走的是相同的道路时,已经是后来的事了。

-FIN-


评论
热度 ( 27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