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天濑见][黑帮paro] Paradise Lost

产不出的正文的外传

有不准确的地方欢迎提出


濑见英太睁开眼睛后犹豫了一下自己是一息尚存还是一具温暖的,能产生幻觉的尸体。


天花板是白色的,四周的墙壁也是白色的,甚至窗帘也是白色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自己大概是在类似医院的设施里。有可能是病房,也有可能是停尸房。不过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后者应该会更冷,更狭小才对。

他还保留着失去意识前,或者说是死前的记忆。他正在负责调查一件非常棘手的事件,他先是对山形简单交代了一下进展,两人分开没多久后就在路上被人从身后放了一枪。

他的老板,白鸟泽株式会社的社长牛岛若利于三天前中枪身亡,枪手身份不明。

这就是他正在调查的事件。

那扇白色的门被"唰"地推开,有着冲天红发的青年转了个圈然后大跨步地跳向了床前。

"濑见见你终于醒了!"

"别这么叫我。"

现在他确定了,他还活着。


"其实你还醒过一次,不过当时你不太清醒的。"

"......"

"你当时跟我重复了一遍急救止血的程序就失去了意识。不愧是优秀的医科毕业生。"

"我只是对你特别不放心而已。"

"我帮你止了血。"对方抱怨道。"不过后来那些就交给菅原处理了。看你刚醒来就这么有精神,他一定也很意外。"

"菅原?"

"菅原孝支,你现在就在他的医院里。话说回来,他可真是个疯狂的家伙。"

一般人看起来你更吓人吧。

"可是你怎么在这种地方?"

"你倒下后没多久我正好路过,就把你扛过来了。从方向上来看我猜你要来找我。"

"......"

"说服菅原收下你可费了不少劲。我觉得他不太喜欢听我说话,挺讨厌的。不过他确实是个有名的好人,还是先给你做了治疗,好不容易让他答应下来我就到病房找你,你醒的这么快。"

"你还记得白鸟泽和乌野是敌对关系吧?"

"记得。"

"你来到这里以后没有回过总部?"

"根本来不及回去。"

菅原孝支,在影山飞雄加入后退居二线的乌野前任二当家,和濑见一样是医科出身。艺高人胆大,收了不少病情危重且来路不明的病人。看起来只是个小诊所的菅原医院可能配有铜墙铁壁,各方多次尝试要人都被挡在门外。濑见自己也尝试过把人领回去,毫不意外地以失败告结。

"如果你还想回去的话就不应该来这里。"


"所以你觉得枪手是谁?"

"你是问杀害若利的凶手还是对我开枪的人?"濑见英太很清楚天童觉无视了刚才的问题。

"不是同一个主使?"

"只能说不排除另一种可能性。最近出现在总部的传言你也不是没听到。"

"什么传言?说你实际上借调查之便销毁证据?"

濑见耸了耸肩。

"这种东西传出来就很令人在意。或者说,是谁让这种消息传得这么广泛。主角都能在不经意间听到。"

"不是贤二郎吧。没想到那孩子那么不可爱啊。"

"是他派我负责调查这件事情的。"

"他想借机除掉你?对若利他下不了手吧,对若利的崇拜程度他要是排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

"白布不需要这么做。他顶下我的位子已经好一阵子了,部门的控制权在他手里。我们都清楚。"

"不过鹫匠让他替换掉你以后你还真是没什么怨言啊。"

"对于一个由社长兼任名义上的负责人的部门来说,这样的安排并不意外。"

天童挑了挑眉毛。

"再说了,以白布的性子,要怀疑我的话大概早就把我一枪爆头了。"

"濑见见你这么正经地说出这种话真的好恐怖。"

"那孩子从来没把我放在眼里,即使为若利复仇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贤二郎什么时候和太一那孩子一样追求节能了。"

"说到川西,你联络他了?"

"没有。"

"他联络你了?"

"也没有。"

"所以你的状态被默认为失踪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太一已经习惯时不时找不到我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是敏感的过渡期,要是你被发现在菅原医院的话会直接被默认为叛变吧?"

"......."

"你大概也会被川西爆头的。那孩子也怕麻烦。"


"白布成为代理社长后没少和川西合作。"

"岂不是很好。要是贤二郎一个人掌管大权的话,对于他眼中所谓强者的绊脚石一定不客气。相反太一可能会觉得组织清洗太不明智。"

"不过万一川西同意白布的观点,社里的'重组'一定会特别有效率。"

"那我只能希望那两个孩子不要清理太多人惊动警方。想想他们两个共享社长权力还真是可怕呐。"

"那你平时还都把决策权交给川西,你是主动想被架空?"

"感觉150分的时候我才不会把事情交给他。哦不,感觉150分的时候只是在处理部门事务不是太可惜了。"

"你真回不去了。"

"不要突然露出这种好像亲人去世的表情。"

"我们现在都是被默认为失踪的状态吧。社里应该还没有确认我死亡。"

"啊。"

"你是怎么想到把我送到这里的。"

"猜的,我今天也感觉150分。何况你倒在那么僻静的小路上。能猜到你在那儿,应该再加150分。"

"那你能猜到你接下来去哪里吗?"

"GUESS MONSTER也不能让猜什么就猜什么。"

"所以关于我的传言的源头还是不知道?"

"在这件事上我的感觉只有0分。"

"不是乌野,要不然我不可能活着躺在这里。"

"警方的线人?"

"在交接的时候彻底打击吗?不过青城的人力不足以同时完成谋杀、栽赃外加散播传言吧。"

"现在组织犯罪科的人都这么会玩吗?还是和部分社员有交易?"

"或者,白布之外的部门负责人,川西大平山形他们......"

一阵沉默。

"我也希望不是。"

"再见了我的乐园。"


濑见英太很清楚,天童觉和他不一样。直到大学毕业他都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一名普通的医生,还是和父亲一样加入白鸟泽株式会社。

而这里是天童觉的乐园。

三天前这个乐园或许就已经结束了。


"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里。"

"我在这里只是因为我的感觉有150分,所以你现在神志清醒地发着牢骚。"

"那就猜一下接下来你会去哪里吧。"

"......"

"菅原可以在这里收留我们多久?"

"三天。"



到底乐园是从哪里开始的。

第一次来到白鸟泽总部的时候天童觉还只是个转学三次留过级最后还是辍了学的肄业生,还没退休的鹫匠找到他问他愿不愿意来到白鸟泽。根本不清楚白鸟泽是干什么的但是听起来感觉不错就那样跟了过来,到总部的时候牛岛大平山形他们都在,牛岛那时候就已经很有压迫感。不过他破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哇你的衬衫好土啊",对象就是站在牛岛旁边的濑见,当时他还不知道他叫濑见英太。没过多久他就和濑见一起去买衣服,濑见看中的还是白底紫色格子衫,品味被取笑后象征性地抗议几句,最终照买不误。不过后来有空出门的时候,天童第一个想起来的总是那个濑见见,大概若利太严肃,狮音和隼人又太客气。

此刻那个爱穿格子衫的家伙只是躺在床上说着"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之类的废话。

英太君,再这样下去的话,可能我就直接亲下去了。

-FIN-


其实菅原全程都听到了

厨上冷cp以后产出力都提高了wwww


评论
热度 ( 22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