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牛濑见]行星失轨

1

"这次我一个人出采访?"

"拜托你了英太。牛岛君可是国家队最有实力的新人,教养非常好,和你年纪也差不多。记得不要在西装外面套上你那件机车夹克去采访哟。"

"牛岛若利?"

"是他。你们之前认识吧?英太不是打了很多年排球吗?我记得你还是大学排球部的主将,毕业后就来我们月刊排球杂志社,真的是很爱排球呢。"

"是啊。前辈放心,那件机车夹克不会再出现了。"


濑见提前五分钟到达约定的咖啡馆时发现采访对象已经就座,他整理了一下风衣的领口,确认了录音笔的电量,推开了门。

"你好,我是月刊排球杂志社的记者濑见英太。"


2

虽说是旧识,与牛岛若利单独对话还是很少见。

第一次是在和青城的练习赛上。双方教练大概是互有约定,派了尽量多的一年生上场,濑见自己作为二传手上了首发。比赛结果是白鸟泽这边赢了,退场前牛岛若利对着球网对面的及川彻说出了那句著名的"你应该来到白鸟泽。"当时濑见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更希望青城及川作为白鸟泽的二传手?"在更衣室里濑见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及川是宫城县内最强的。"

濑见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回答。他和及川技术风格相似,不过在各方面自己都比对方差了一点,这点自知之明濑见不是不清楚。不过这样的话听起来就像直接说自己的二传手不够格一样。

天童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若利并不是在针对他。后来他发现天童说的是对的。


后来又一次队内比赛,濑见和牛岛分在了一组。牛岛要了一个球,濑见传给了大平,大平扣球得分。

"那个球传给你也可以得分,但是狮音所在的位置正好面对对方的防守死角,而且他的准备动作做得更加充分。"

牛岛若利盯着他,点了点头。这次他大概是认同自己判断的。后来再回想,濑见记得自己余光看见鹫匠教练摇了摇头。

他们之间的话一直不多。牛岛若利本来就是个寡言的人,而后来自己往往只是站在场边。


"那么若利,你对自己最近的训练有什么感想?"


3

采访很愉快,好像他们很熟悉与彼此对谈。牛岛还是寡言少语,不过面对问题都是有一说一。他邀请濑见下次去看排球联赛,濑见到场后发现杂志社前辈坐在媒体席,于是在前辈的"胁迫"下一起做了采访。

一个周五的晚上为了推掉前辈安排的联谊濑见群发短讯求救有没有人一起喝酒,意想不到的是牛岛回复了一个"好"。到了约定地点以后牛岛告诉他运动员因为训练他很少喝酒,他看着濑见点了两杯啤酒,一个人把它们喝掉。前辈没办法再介绍他参加联谊,不过总是以"你和牛岛君的关系不是很好吗"为理由带着他去报道联赛,于是濑见成了同期生中加班最多的一个。

不过他还是有时间和牛岛去喝酒。运动员不能熬夜,濑见自己的酒量也算不上好,每次都是濑见一个人点上两杯啤酒,说些有的没的,在杯子空了以后互相道别。


4

他们这次说到了同期的排球部员。牛岛成为职业球员,天童当了DJ,川西和白布去念研究所,五色在大学联赛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大家的生活都可以说是毫不意外。

濑见心想自己也没有例外。很早就确定了自己没有体育推荐的机会所以在三年级时认真念书一年,去了一所偏差值居然还算不错但是排球队完全没有竞争力的学校,成为正二传手外加主将,毕业后加入月刊排球杂志社。

戏剧性的细节大多发生在白鸟泽学园的毕业季。最后一次春高白鸟泽爆冷输给了乌野,自己在作为发球员已经尽力还是心有不甘。不过这不是他抒情的时候,他忙着安慰那些没有上场还哭成一团的一年生们。

毕业式当天天童对他的恶作剧达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他扯下了濑见制服的第二颗纽扣,濑见追着他绕校园几周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和往常天童对他的恶作剧结果一样。和往常一样濑见没有真的生气,他也不知道那颗纽扣可以送给谁。

出发去大学前几天自己的姐姐忧心忡忡地跟自己说了几句,内容倒是非常模糊。她说自从去白鸟泽上高中后她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看起来在抗拒着什么。


5

假如面前矗立着一具神像。

濑见知道自己会去欣赏它,怀着敬仰之情注视它。

只不过不会匍伏跪下,虔诚地敬拜它,亲吻神像的脚趾。

濑见英太不是这样的人。

从来都不是。


6

"你对最近的比赛怎么看?"

"最近几场我们已经说过了。你要不要看看我在月刊排球上的文章?"

"我是说,我的表现。"

"你不需要知道我怎么看。"濑见的视线越过酒杯,对面的牛岛还是没有表情。他就是那样直截了当地注视着谈话对象,眼神里读不出表情。濑见不知道他是困惑,是不悦,还是意外,还是什么感情波动都没有。

"你的教练,俱乐部或者国家队的队友比如说及川,还有月刊排球那些评论员,他们的意见都比我自己的有说服力。"

濑见发现自己同样在盯着牛岛,此刻他意识到他并没有对曾经队友的表现作出过任何评价,不论是采访中,还是写文章的时候。

"如果非要我的意见......那么我只能说......千万,千万别受伤。"


7

太近了。

行星被恒星的引力捕获,终究被吞噬。


8

"我打算辞职了。" 在第二杯啤酒即将见底的时候濑见终于把这句话抛了出来。

"为什么?"

"现在杂志行业普遍不景气,大概过不了多久就要裁员吧,我又是个不怎么特别的新人。"濑见耸耸肩。

"杂志社的前辈很器重你。"

"哦。不过传统媒体似乎一直在衰落不是吗?"

牛岛若利看着他,还是多年来同样的表情。濑见不知道牛岛此刻是在考虑如何回复,还是试图理解他的消息,还是怀疑他的答案,濑见从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可以进行这些心理活动的时候摆出同一幅表情。月刊排球的电子业务做得也很出色,濑见自己当然知道。

"明天很早就有工作我得走了,刚才我已经结了账,再见。"

转身后濑见反应过来回头从座位上捞起自己的风衣,牛岛似乎在盯着他看,眼睛似乎张大了一些,不过也有可能是濑见自己看错了。牛岛似乎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此时濑见已经抓着自己的风衣离开座位。牛岛是不是真的说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还没出门的时候濑见就后悔不应该当面说这种事情。他是个不合格的说谎者。何况这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事情牛岛若利不需要知道。


9

"你其实是个不错的二传手。"

濑见没来由地想起了这样的话,其实在他的记忆中牛岛若利没有直接评价过作为二传手的自己。或者在某个他自己构建的时空里,身边的王牌曾经这样说过。

辞职报告被一向赏识他的体贴前辈扣下说让他再慎重考虑。今天的比赛没有他的采访任务,他的办公桌上还是放着比赛的门票。还没有入场濑见就能感受到今晚比赛的话题度与上座率。从下赛季开始及川彻将不仅在国家队训练中与牛岛若利合作,也即将转会到同一俱乐部,这可能是近期最后一次两个国家队的未来王牌以对手身份隔网对战。

濑见耸耸肩,将手里的门票攥成纸团,转身离开了体育馆。


国家队集训时牛岛若利和佐久早圣臣总是被安排在一起作为室友,在牛岛看来有一个太爱干净的室友没有什么不好的,牛岛的行李一向不多,他也不介意清理房间时东西偶尔被打翻或者被翻。

佐久早这次打翻了一个看起来有些老旧的纸盒子,里面有几张照片,几张明信片,一些零碎的杂物,还有一颗有些老旧的制服纽扣。

"若利君,这些旧东西我就都扔掉了。"他顺道拿起那颗纽扣向对面的室友挥了挥。

"别。"

他的寡言室友摆摆手,示意他将它们留下。


10

毕业式当天天童一边说着"有重要的东西给你哦若利~⭐️"一边塞给牛岛一颗纽扣。

"这是什么?"牛岛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

"制服的第二颗纽扣可是代表重要的东西哦~"

"谁的?"他抬头看了看天童,对方制服上的纽扣完好。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濑见并不知道天童在毕业式当天史无前例级别的恶作剧的完整内容。

不过濑见觉得,如果一直都能像十七岁时候那样,不必过于仔细地考虑言行的后果,不用深究直觉背后的隐喻,那就真是太好了。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53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