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咸鱼

神隐

写同人的小号,CP什么的看我写了什么吧(笑)

偶尔更新,希望不会回过头来看由于过于羞愧而全部删掉

同好之余也欢迎安利严肃文学

[HQ!][天童觉][濑见英太] Real Friends

介于CP和CB之间的二人


1

后台,距离DJ Miracle Boy的演出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英太君你真的不能穿着这些来看liveshow。"

"我刚刚下班,好不容易有时间赶回家换衣服,只有时间捡起来门口挂着的衬衫和外套。"

"机车夹克和格子衫?你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是这样的吧?"

"你要我穿着三件套西装来看演出吗?"

"如果你穿成这样去其他演出,我担心livehouse的保安不会放你进去。"

一想到有些livehouse居然会有着装要求,濑见的胃不禁翻滚起来。

或者说,濑见并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和livehouse扯上关系。高中时代的友人意料之外而情理之中地成为了东京小有名气的DJ,还将自己演出的门票用快递送到了自己的住处。

"后台还有一些我的衣服你要不要换一件?"

打开衣柜后濑见就后悔了。倒不是他对满目镂空,铆钉或者荧光色感到意外,看到有些还没来得及剪掉的写着价格的吊牌,作为一般会社员的濑见感到胃部又一阵抽搐。

"这就是当今的潮牌么......"

"濑见见你要相信我的品位。我最近还给VXCE写了篇关于搭配的文章。"

"别这么叫我。"


后来,在以风格天马行空的DJ Miracle Boy的演出中,总是会有一位观众穿着西装,规规矩矩地拿着公文包。


2

某一个周五的夜晚,当天童只是个连livehouse暖场的机会都没有的自称DJ时,濑见搂着女朋友回来,看见天童坐在自己租住的公寓门口,带着一包行李,还有一把吉他。

"我被房东赶出来了。"

"......你欠了多少个月的房租?"

"忘了。"

"房东警告了你多少次?"

"我没注意。"

濑见确信此时自己需要很多片胃药。

他只好向自己女朋友提议等他将天童安顿下来以后再出去,他的女朋友倒是十分爽快地说今天她就先回去了。


不知道多久以后天童听说他们分手了,两杯啤酒见底之后濑见主动说起了这件事。

"我大概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可能相比于我,她更欣赏你这种的。"

天童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提议送给她自己的表演门票。


3

濑见在后台看见天童正和一群人聊天,看那一身潮牌应该都是天童的DJ朋友。他走上去,礼貌地打了招呼,A君递给他一支烟,他正准备顺手接下来,天童挡住了他。濑见确信在那一刻,他看到天童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抱歉,不过濑见见不好这口。"

"就是玩玩不用这么过度保护......不过真没想到天童你也是那边的。"

"这边那边的算什么,他可是我最重要的同伴。"天童抗议道,不过在濑见看来天童恢复了往常发牢骚时候的样子。

"这是少年JUMP里的台词吧?"来自忍不住吐槽的友人B。

"莫非你平时最大的消遣是少年酱铺?我还以为是邪典片。"来自有些诧异的友人C。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不能同时沉迷邪典片和少年JUMP?"天童忍不住再次抗议。

"......濑见见又是个什么称呼?"来自一旁完全没有人注意到的友人D。


4

"这次你那些朋友都不在?"演出结束后濑见在后台的休息室见到了天童。

"A君,就是上次想给你抽些乱七八糟玩意儿的那位,被抓了现行,现在被关进去了。B君最近红了,大概就和那些品味更好的人混在一起了吧,成年以后不再看少年JUMP的那种。C君和D君没闹翻,C君陪女朋友去了,D君陪男朋友去了。" 

与其说是休息室,这个狭小的房间更像是储物间,天童躺在沙发上,地上堆着从沙发上扫下来的衣物。房间里还有几个不用的音响和混音台,上面摊着几张黑胶唱片和VXCE之类的潮流杂志。


一个灯泡挂在天花板上,电线裸露在外,发出惨白的灯光。濑见走近沙发,发现天童的脸色在灯光之下显得更加苍白。他伸出手,拇指和食指摩挲着对方暗红色的眉毛,手指突然感受到一点冰凉的触感,原来是一侧的眉钉。

"新打的眉钉?"

"一周以前吧。"

"你看起来很累。"从濑见的视角来看天童的黑眼圈和惨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这几天连续好几个场次,能不累么。"视线稍稍向上移动,天童看到濑见略微皱起眉头。"嘁,那些嗑着乱七八糟玩意儿的人连续几场下来倒真是不累,一群打了鸡血的疯子。不过要是没了那些东西,他们就什么灵感都没有。"


"等以后演出多了我自己开个livehouse,名字就叫乐园。一部分股份给你。"

"行啊",濑见看起来在思考着什么,"不过想要不赔钱的话把白布也给请来吧,不过他肯定看不上你这生意。"


5

濑见被公司临时调到了大阪。

天童开始收到东京之外的livehouse邀约,几经协商最先敲定了在大阪的一场演出。他把时间地点传讯给濑见,在知道濑见十有八九不会来的情况下。到了大阪之后濑见偶尔传讯的主题不是正在加班,就是第二天还要加班。

打碟的时候曾经的GUESS MONSTER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预感,他顺着最角落的那盏灯的打光角度看了过去。灯光尽头处一个浅色头发的男子拿着一个啤酒瓶,由于距离原因看不清表情,他站在那里,看起来大概是有点尴尬,旁边一对男女跳舞跳着就忘情地拥吻在了一起。

嘁,这家伙怎么还是直接穿着西装就来了啊。


演出结束后天童回到后台,手机上显示一条未读信息。

"明天还要开会所以先走了。看起来大阪的观众跟东京的一样热情啊,不过太热情也会让人困扰的。"

天童觉今天的感觉也有120分。


6

We are real friends, aren't we?

-FIN-


还不是CP因为这里的濑见见是个木头wwww


评论 ( 12 )
热度 ( 34 )

© 一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